“文”世界

当前位置/ 首页/ 幸运快三网址/“文”世界/ 正文

繁星 | 吃青团

图片

人间四月,路边野花草的气息融入杨柳风的柔和。“万物生长此时,皆清洁而明净,故谓之清明”。像端午吃粽子,中秋食月饼一样,节至清明,灶间的母亲已经开始忙碌起来。

母亲熟悉山坡上艾草的清芬,就像熟悉自己乳儿的气息。艾草的嫩头被摘下,艾草的绿中泛着灰,叶背微微发白,着一层细细的绒毛,它们的绿显得有些低调,别小瞧了这片片灰绿,蒸熟的青团绿得鲜亮。

将艾草洗净,搅碎挤汁,青青的汁儿与糯米粉放在一起揉,揉成碧盈盈翠生生的一大团。艾草的青色,完完全全融入那块原本粉白的糯米粉中。土灶上架铁锅,锅底放两大勺水,隔水架上竹屉。锅是铁锅,火是柴火,窜出明艳的火焰。青团便被这温暖的火焰蒸熟。

刚蒸出来的青团神采奕奕,“刚出蒸笼,热气腾腾,冒着泡泡——从鲜绿的团子顶头、四周,冒出细嫩的白泡泡”,车前子的《四季歌》中,这冒着泡泡的青团子就是第一首歌,让人回味的歌。

父亲从水塘边路过,会打些新生的粽叶回来,蒸青团的时候,每一个鸡蛋大小的青团下垫上一小片,蒸好的青团不会粘在竹屉上,还会吸纳了粽叶独有的清香。轻咬一口,会有惊喜,那碧绿的团子里,裹着豆沙或枣泥,软糯香甜,豆沙一点儿没有粗糙的感觉,是因为还舀放进了一小勺猪油。在稍稍冷却的时候,用粽叶托着,品味着春到清明的滋味。

揉好的青团一锅锅地蒸着,灶膛的火噼噼啪啪地燃烧着,母亲蹲身添柴,又起身码好下一笼。四月并不炎热,母亲的脸却被灶上的热气炕得通红,汗水濡湿了额头两鬓的发,蒸好的被晾放在小竹匾里,除了用来祭祀,更多的,要带到田间地头。

吃了青团,乡间翻地播种,种瓜点豆,开始了春耕的忙碌。 

作者:张梅  来源:扬子晚报

我要评论